笔趣阁 > 从武侠世界开始转变 > 065,汉地局势

  “来,客官,楼上请。”
  小二将人带进楼上,就着位置用肩上的抹布擦了擦,让几人坐下。
  不过,一共就三个人。
  陶歌,秦明,秦玉。
  大块头,则被安排在了下面看马车去了,毕竟他可不是吃这些普通饭菜的,这段时间下来,陶歌他们都没有好好休息过。
  现在来到了洛阳,自然要领略一番这里的吃食,填饱自己的肚子,不让五脏庙受累不是。
  “客官都要些什么?”
  “一壶酒,一壶茶,其他好吃的都端上来,剩下的就当你的赏钱了,不过这酒,你们都有些什么?”陶歌扔下三两碎银子。
  “啧啧,爷你这就问对了,我们酒楼可是行当,老刀烧,陈粮女儿红,烟翠白玉楼,各种酒当齐全。”
  “那就烟翠白玉楼吧,这名字好听,倒是文雅。”说着陶歌又丢下几块碎银子,已是不言而喻。
  “好嘞,客官稍等。”
  小二欢天喜地就离开了。
  陶歌打量了酒楼几眼,确实不差,环境还可以,就是下面太吵了点,而且这么一群带着刀兵的家伙就放进来了,你这店家也太随意了吧?
  就是一群带着刀兵,一看就是武林中人的模样,如何不让陶歌奇怪。
  “叔叔,帮我充值呗。”秦明将凳子挪过来一点,蹭了蹭陶歌,一脸讨好模样。
  陶歌嫌弃的看了看他,将凳子挪开一点道:“不行,这绝对不行。”
  开玩笑,这几天找球衣给它办了一张球衣那个世界的银行卡,也就充值了几百块,自己还要准备给某种不可描述软件充值的,怎么能折损在这小不点的游戏里面。
  看着两个家伙的小动作,秦玉默不作声,只是在桌子底下默默地输入支付密码,给自己的换装游戏充值了一笔,然后来了一个十连抽。
  好吧,这充分说明了陶歌的区别对待。
  毕竟,女儿要富养,至于男孩嘛,就当锻炼社会常识了。
  聊着聊着,下方忽然的动静声,却是让三人的目光投向了去,忍不住一阵皱眉。
  原来是一个说书先生,正在那里夸夸其谈最近所发生的事,其中还包括最近的奇闻异事。
  洛阳城中的太明湖,最近生起了怪事,频频发生,好像是那已经被烧毁三十年的红花廊,也就是一艘花船,竟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从水里面冒出。
  而且还涉及最近失踪的一些世家公子哥。
  据说是被楼船中的女鬼给勾了去,现在官差各种调查,甚至都请了玄门中人去楼船中,结果都是一去不回。
  “要是我说啊,这也是最近龙脉败坏后发生的事,灵帝自从身死,城中怪事就频频发生,据说越是人少的地方,这些鬼怪就越是猖獗,就该派出大军冲那么一番,它们就不敢嚣张了。”
  “呸,要知道那楼船可是在水里,你怎么冲?水中怪事最多,也是阴气最旺盛,没看到那群当官的都没法子了吗?不然怎么不救自家公子。”
  “说的也是,不过这些关我们什么事,我们喝酒喝酒。”
  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,然后说书先生又继续开始下一个话题,毕竟这些可都是他吃饭的行当。
  “龙脉败坏后,你们可知现在武林怎么了?为什么最近频频出现各种高手的事件,我想各位也很纳闷怎么一夜之间冒出如此多的高手吧。”
  “是啊是啊,说说。”有人听到这个话题,就来了兴致,叫了小二再上了一壶酒,毕竟这东西只要喝了够,嘴上可就管不住了。
  “呵呵,那是因为他们,不是从我们汉地来的,是从边境之外的国家赶来的,要知道自从龙脉败坏,大阵被解,我们汉地已经快成为武者修炼的圣地了,你说,他们能不来吗?”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。”有人发出疑惑,毕竟生活好多年了,怎么就没听说过还有其他国家在附近的事。
  “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,世界可是很大的,最近那群官老爷因为陛下的死,可是都忙活着呢,对内封锁的消息已经不在是秘密了,天下世间大国林立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,以前也就那些世家大族才能知晓,现在嘛……啧啧。”
  很快,前因后果,这个说书先生就在话语中说了出来。
  世间各地都是有划分的,都遵守着一些隐性规则,对内都是封锁消息的,不然有些器柄怎么会,都没人听说过。
  而汉地之中也因为,由龙脉封锁住了灵气与天机,导致武者的修炼越发困难,这也是所有帝王所愿意看到的,毕竟越是强大的武者,造成的破坏力就越大。
  他们可不想自己打下的江山就平白的被这群武夫们糟蹋了,所以封锁武道进途就成为了日程。
  千年前就开始了。
  如今这些年下来,有些国家的封锁已经蹦开了一点,导致武者乱国的事频有发生,将江湖跟朝堂混搅在了一起。
  而如大汉这样,却是最正常不过,但是因为张角这个妖道的原因,让这个封印被破坏,也就导致如今大汉的灵气复苏,不止是武者有了进境的可能,也使得那些山川精灵等,都开始觉醒。
  这对于帝王来说就是弊大于利。
  不然这些恶鬼之类的东西也不可能如此放肆,甚至于都有妖怪勾引人类当食物的勾当,这也是大汉帝王为何将消息封锁的原因。
  张角这件事以武者等人角度来看,是好事,毕竟断人前路如杀人父母,他为天下武者打开了路子,就这一条,就让他得到了天下武者的爱戴。
  不过爱戴归爱戴,该打该杀,还是要往死里整,因为他也坏了这份规则。
  但是从百姓与帝王的角度来看待问题,他就是在败坏这大好河山,让百姓的生命安危受到了威胁,也让帝王千秋功业,而成为过眼云烟。
  一边是进途天地,一边是安居乐业,谁好谁坏,还真说不好,毕竟各自的心途,都有各自的成见。
  说书先生越说越起劲,但是话说道一半,就见到官兵冲了进来,将他扣下,在一群人面面相觑下被压走了。
  “这……”
  “看来这说书先生的故事有点……”
  “咕噜,方才那好像是西凉军吧。”
  一群江湖中人此刻也没了声音,虽然他们是混江湖的,但是真要面对大军,根本没有面对的勇气。
  “客官,你的酒,你的菜。”
  小二端着东西上来了,放下。
  “喂,小二,我跟你打听一个事。”
  “客官请问。”
  “这洛阳城最近发生的事,都有什么事,犯忌讳的。”陶歌忍不住好奇,语气放低的询问,手里再次掏出一两银子。
  小二一看,顿时满脸笑意,手上可不慢,靠近陶歌放低声说道:“客官你这就问对人了,最近纳,这董将军跟朝堂那群儒生老爷们不对付,毕竟纳,这文人总是看轻武人的,所以董将军最近日子不好过了。”
  “哦,还有这事?不过董将军难道就愿意他们骑到他身上动土,毕竟他可是实权,驻军想来不少吧,这要是下去,估计没有人能抵抗吧。”
  陶歌觉得自己问到了点上,越发觉得这非是自己所熟知的三国,这特么还是三国吗?都特么变味了好吧。
  小二砸吧了嘴,道:“客官你有所不知,最近其他国家的人都有人来我们汉地,将这边当成了修行圣地了都,而且作为首都的洛阳,自然而然聚集一帮武林高手前来,这让董将军忌惮,另外就是这盘棋最重要的,还是那些世家大族,除非董将军想要掀桌子。”
  “咦,你这说的有点水平,再说道说道。”
  “额,我也是听说书先生说的。”
  “被抓的那个?”
  “不,被抓的那个是今天才来的,等会还有一个要过来,那群官爷要抓,呵呵,多的是这种人,他们应该只是拿人钱财办事的吧。”
  好吧,陶歌是越听越糊涂,看来这里都快乱成一锅粥了,免不了是人为的在搅着屎,想要看看能不能从其中混上一点,或者是干脆的让人都不好受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