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新武崛起 > 第61章 破局 四

第61章 破局 四


  沉默了一小会儿,王希之主动开了口,“四叔,刚刚怎么说着说着姜老突然就要回门派了,宁愿赔偿两倍的违约财货,要知道这笔款项可是不小的一笔数目啊。我没听出来四叔你的话有什么问题啊。”
  “少主对姜大人所在的神探门也有所了解,神探门的根本就是让高手无所遁形的感知秘术,而且神探门对外的宣传,都是功力等级越高的武者,在他们的感知秘术下就越明显,所以才造就了神探门如今上千年的超然地位。今天造访的这位大人的功力水平少主也亲眼见过了,至少是一流巅峰高手的境界,从刚刚姜大人的反应上来看,这位大人进出府上,可是完全避过了姜大人的感知秘术,即使泄露了气息也让姜大人误认为是一个初入武学的学徒。所以我才特地以‘大人’来称呼,提示姜大人这位的功力水平可是在我之上,而姜大人看来也听懂了我的意思,所以才会赶紧回神探门汇报此事。一个能够屏蔽神探门感知的一流高手,对于神探门意味着什么,就不用我再说了。”王四叔轻轻摇着头感叹道。
  王希之听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:“魏王掌握了这样的力量,与之敌对的势力的关键人物,就是在插标卖首啊,即使请到了神探门的高手坐镇,也完全防备不了啊。”
  “正是如此,魏国不愧为当今天下第一强国,底蕴就是深厚,还以为这几十年来是越来越不堪了,结果人家派出的睚眦,就不是一般势力能够抵抗的存在。只是不知道这门屏蔽探知的秘术,是只有一个睚眦掌握了还是全部的睚眦都会。”王四叔继续分析着。
  “四叔,什么是睚眦啊?”王希之问道。
  “睚眦是直属于魏王的刺客组织,是由当年魏文王建立的,只为每一代的魏王服务,神秘程度还在暗夜和血隐之上,”王四叔给王希之继续科普,李承在角落里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  “看来南阳郡的事情要赶紧查清楚了,到底魏王收到了什么消息,才会派遣睚眦来质问我们。”王希之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,然后向着外面吩咐道,“来人,将这一年内关于南阳郡的情报送过来,另外请颜先生、刘先生、康先生、周先生他们到书房来。”
  王四叔打了声招呼,将屋顶的暗门打开,重新窜了回去。王希之坐回了座椅上,眼角的余光看到另外一名贴身护卫在那里发呆,好像有心事。
  “庆叔,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王希之关心的问道。
  “哦,没事,”王庆回过神来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“关于雉阳县,我倒是知道一些情况,不过是近两年前的情况了,不知道有没有帮助。”
  “哦,庆叔说来听听。”反正情报和文臣系的客卿还没到,王希之就当做打发时间了。
  “这雉阳县隶属于。。。”王庆将当年从王黎的接风宴上打听到的,如今还记得的情报都说了出来。
  “庆叔啊,小侄冒昧的问一句,庆叔怎么对雉阳这个小县城里面的事情如此的了解啊?”王希之听出不对的地方了,不是王庆说的哪里不对,而是王庆对雉阳两年前的情况了解的太详细了,以王庆的职权和性格,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东西的。
  “这事还得从当初我来洛阳的路上说起,”王庆开始回忆,“当初是少主封爵在即,我奉家主之命赶来洛阳加强对少主的保护。经过宛县的时候,碰巧遇到了我的一个江湖好友钱旭,他被雉阳县的王家聘为了客卿,也是临时经过宛县,结果他看我们顺路,而且时间还比较宽松,就留我在他去的那个王家招待了一番,留宿了一晚,第二天上午才放我走。这王家在拉拢人心方面确实做得很到位,出城五里迎接我那好友,难怪他明明是二流巅峰高手的实力,愿意留在雉阳那个小地方,我刚刚说的那些情况,都是接风宴上,那个王家家主给我朋友介绍时我在一旁记下来的。”
  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王希之想了想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就将这事丢在一旁。等他们二人谈到这里,以颜先生为首的幕僚也到了,然后管理着情报的家丁也开始将整个南阳郡近一年的情报,开始一摞一摞的往书房里面送。
  站在角落的李承心中不屑的吐着槽,“‘哦’你个大头鬼啊,这个王庆明明是被人当枪使了呀喂,你这个混官场的居然没半点怀疑,我看你的仕途迟早要玩完啊伙计。”
  等人都到齐了,王希之才开始介绍起今天的事情:“本侯收到可靠情报,有某个势力打着我琅琊王氏的旗号,派遣了五百多名三流武者进入了南阳郡的雉阳县,而本侯对此却毫不知情,所以请各位先生过来,帮助本侯清查此事。这是近一年来,家族中的探子收集的南阳郡的情报,请各位先生过目。”
  “遵命,”四个心腹幕僚应道,然后快速的进入了工作状态,开始翻看起堆积如山的情报。王希之也拿起雉阳县的情报开始看了起来。
  王黎的运气就是好,书房里分析情报的五人,一直熬到了天亮,居然还没有发现王家和陈国露出的马脚——雉阳王家商队的护卫补充能力。仔细一想也能理解,毕竟整个南阳郡的情报太多了,加上是未来魏陈两国交战的关键区域,所以这条情报就淹没在了更加显眼的情报中。
  看着这五人熬得通红的双眼,站在角落的李承都替他们着急:“看来还得我出马。”
  李承摸到康先生的身后。此时的康先生,手里拿着雉阳县两个月前情报记录,虽然困得不行了,还是强打着精神看着手中的情报,希望能够看出点什么来。
  李承保持着“神出鬼没”的状态,只是稍微提取了一点“走神”的特殊真气,点在了康先生的后脑勺上,然后乘着康先生呆滞的功夫,模仿康先生的口音,抱怨了一句,“这雉阳王家是什么来头啊,怎么护卫死一批立马就能招一批啊。”
  “什么?”颜先生等人都清醒了过来,康先生的声音如一记惊雷,瞬间劈开了其他人脑海中的迷雾。
  “对,就是这个。”王希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