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重回八零之锦绣人生 > 第255章 进展飞速

第255章 进展飞速

    马妤萍也知道这是安慰人的话,不过人家好心劝慰,她自然要领情。
  
      “赵处长,借你吉言了,如果真是批评检讨扣工资,说实话这处罚不算重了,不怕你笑话,我今天确实是吓得慌神了,我这辈子也没见过火灾,这还是第一次。”
  
      赵汉生笑了“你可不像是第一次,我看救火的时候你冲得比谁都猛,有胆色!”
  
      马妤萍闻言倒有些不好意思,小声道“我哪是有胆色,我怕得要命,那一瞬间只想着我是后勤部的人,我们管辖范围内出了这么大纰漏,我总得做点什么,所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也很可以了,你没发现就你一个女同志冲在最前头?我刚到的时候还吓一跳,想说这是谁啊,也太拼命了,后来才看出来是你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说着,办公室到了,赵汉生道“你先去换衣服吧,然后我送你去医务室。”
  
      边城钢厂建设的时候还是花了心思的,一般的厂里配不配医务室都可以,但边钢配了,而且医生还值班到夜里十二点,这会儿去应该还有人在。
  
      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马妤萍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,更别提还是换衣服这么尴尬的事,赵汉生一说完她就迫不及待想开门进去,谁知动作太急,她刚一推门就没站稳往前头摔去。
  
      赵汉生本就一直注意着,见状立马伸手一捞,好悬没让马妤萍再摔着,可两人的姿势比刚刚更尴尬了。
  
      赵汉生一只胳膊贴在她胸前,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,她的背贴在赵汉生胸前,好像整个人被他揽在怀里。
  
      炙热的呼吸就在耳边,马妤萍面红似血,赵汉生也楞在当场。
  
      几秒钟后,赵汉生忽的一下抽回胳膊,想道歉,又觉得道歉说不定更尴尬,只能稀里糊涂岔开话题“那什么,你先开灯站稳,我在走廊等你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往外走了几步,只不过现在心神不属的人又多了一个他。
  
      赵汉生和季英杰长期分隔两地,他自己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结……
  
      他脑海里妻子的形象应该任劳任怨温婉持家,而季英杰早已不再是十年前的样子。即便家里的生活远比以前富裕得多,可他总觉得憋屈。
  
      而且他和季英杰有多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?
  
      他一个已婚男人却成了不沾荤腥的和尚……
  
      凭什么?
  
      做妻子的难道不应该顺着丈夫来么?
  
      赵汉生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,突然觉得气闷。
  
      办公室里,马妤萍刚一关上门就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,只能撑着把手背靠木门,如果不这样,她怕自己会腿软再摔一次。
  
      她都不愿意去想到底是为了什么,她会和赵汉生再三相遇,还一次比一次距离更近。
  
      刚刚那一幕简直让她心跳到嗓子眼,整个人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,忘了挣扎,连思维都凝固了。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,让脸上的红潮退去,马妤萍轻抚胸口,不断告诉自己,要冷静,是意外,不必多想……
  
      可不管她再怎么做心理建设,出来再见到赵汉生的时候,依然瞬间羞红了脸。
  
      赵汉生听到开门声回头,清冷的月色中,他头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叫马妤萍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五官很平常,可组合在一起却有一种奇妙的柔和之感,因为体弱,所以脸色常年有些苍白,却更衬得她安静与柔弱,而现在,脸上的红润却给她平添一分娇羞……
  
      只一眼,两人都知道,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了!
  
      这次的火灾在消防员到场后迅速被扑灭,最后定损也确定了只有那批员工的年节福利被烧毁,没有人员伤亡,也没有其他损失,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  
      和赵汉生当初估计的一样,后勤部门被点名批评,部门领导和当天值班的人扣工资,剩下的重重拿起轻轻放下,不过在那之后整个厂区进行了火灾隐患排查,消防演练也来了好几回。
  
      而那天过后,赵汉生总会想起马妤萍名字,还有那个黑暗中的意外拥抱,以往和后勤打交道的事他大部分交给了下属,而现在他有空了都会自己去。
  
      成年人的情感迸发有时难以用常理衡量,不需要羞答答表白,更不需要骑车拉手写情书,赵汉生在和马妤萍不断接触的过程中,越来越觉得,她的出现仿佛弥补了这些年与季英杰之间越来越大的空白。
  
      对马妤萍来说,她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被人呵护的滋味了,或者说她的前夫从来就没有呵护过她,她的前半生大多是苦难,而认识了赵汉生却让她第一次体会到有男人关心是什么感觉。
  
      而以夫为天恰恰是马妤萍的性格,赵汉生在她身上终于找回了自我,一直自认为被妻子娘家压在头上的赵汉生,如何能够不沦陷?
  
      两人的关系进展飞速,为了能时常与马妤萍相聚,赵汉生甚至直接从宿舍搬出去,在外头租了个房子。
  
      马妤萍知道赵汉生有妻有子,可赵汉生说自己与妻子早就隔阂重重,现在更是天南地北,而马妤萍坦诚了自己的经历,直言自己也许无法生育,赵汉生既心疼又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毕竟不用担心闹出人命不是?
  
      两人就这么好上了,因为时间不长,厂里也没有人发现。
  
      天高皇帝远,赵汉生只觉得日子过得很逍遥,越和马妤萍相处,他就越觉得这样的贤妻良母难得,比执意出去打拼的季英杰强多了,更别提马妤萍没有季中杰那样亲弟弟。
  
      渐渐的,他不止一次想过干脆和马妤萍在一起算了,反正他有儿子也不愁没后,可仔细考虑了一下,还是没那个胆子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赵汉生是不会承认自己不敢的,他给自己的理由是赵飞扬马上要高考了,怎么好在这当口闹离婚呢?
  
      这次过年赵汉生原本是准备回去待四天的,可临行前马妤萍又病了,赵汉生不放心,所以腊月二十九走,大年初一就回了边城,这才有了站台上情人相见那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