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夺舍了魔皇 > 573.丰收

  听到姬重的问题,陈洛阳扮做的“尊先生”语气波澜不惊:“从那里活着出来的人,只有三个,一个是小友你,另两人则是古神教传人。”
  尊先生似乎轻笑一声:“对了,当中一个陈洛阳,或许不能算古神教传人。”
  他看向姬重:“先天宫中人,基本上都死在陈洛阳他们手里,包括南楚的人也是。”
  姬重闻言,一时间神情也有些复杂茫然。
  当初进先天冢的时候,这般状况,实在不是他能预料。
  “小友你现在重回先天宫,要为他们主持公道?”尊先生随口问道。
  姬重回过神来,叹息一声,然后摇头:“我回先天宫,是因为从小在这里长大,不忍见其凋零。
  我愿意相信游宫主他们也是一心为了先天宫,但他们意图以我为祭品献祭先天冢,我自是不会为他们报仇。
  何况真要说来,当初在先天冢里,古神教那位陈教主也曾出手相助,帮我逃过一劫。
  虽然我知道他是为了自身目的,但没他出手,我当时恐怕会很危险,所以我仍然谢谢他。”
  姬重视线看向对面笼罩在光辉下的尊先生。
  尊先生无意插手太多,如果没有陈洛阳当时出手的话,他姬重确实危险,除非尊先生肯给予更进一步的帮助。
  “不论恩仇,也有纠葛。”尊先生微微笑道:“他取走的那株金梧桐树,与你身边天凤有关。”
  姬重言道:“我问过凤前辈,他说无妨。”
  尊先生点点头:“是了,你乃句芒转世重生之身,有你在,天凤便无需金梧桐。”
  姬重面上,重现几分茫然之色。
  他徐徐说道:“不瞒前辈,这件事上,我直到现在,都还感觉茫然失措,不知该如何面对。”
  一贯淡定的少年苦笑一声:“脑海里多了些东西,乱糟糟的,但总感觉很虚幻,不真实。”
  陈洛阳闻言,若有所思。
  这可能是因为那尊幽冥神的影响。
  也可能是因为当时尸变的句芒遗蜕,吸走了姬重部分句芒神魂,以至于他现在神思不属。
  不过,随着时间推移,想来应该可以慢慢适应。
  先天冢崩灭的绝强一击,将原先的句芒遗蜕彻底粉碎,如此一来,那幽冥神同姬重之间的联系便被斩断,姬重这边不至于有其他后遗症。
  就是不知那幽冥神接下来会怎生变化?
  何时会再次重生?
  重生在哪里?
  陈洛阳心中一边思索,一边则平静的以尊先生的口吻说道:“小友无需担心,有天凤在你身旁。”
  两者,当可互相辅助。
  姬重闻言,也有同感,答道:“前辈说的是。”
  “刚刚发生如此大的变动,你需要好好休息,稳固神魂。”尊先生言道:“今日便先到这里吧。”
  “是,前辈。”姬重行礼之后,退出大殿外,消失不见。
  大殿内,笼罩在尊先生身上的光辉消失,露出陈洛阳的本来面目。
  他手指轻轻敲击圆桌桌面,心里思索。
  这个先天宫出身的年轻人,虽然心思敏感聪慧,性情淡然沉稳,不过总体来讲,属于纯良之人。
  看似淡漠,但实则也念旧情。
  先天宫有他和天凤在,便等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巨头强者。
  甚至用不了多长时间,随着天凤涅槃后实力不断恢复,将更加强大。
  幸好凤凰高洁,不会主动进犯他人,所以这力量,先天宫只能用来防守自身,不方便对外进取。
  而姬重本人有了今天一番大造化,依然不改咸鱼本色。
  先天宫宫主之位,他都没念想,更别说纵横红尘了。
  先天宫现在的状态,进取不足,自保有余。
  只是如此一来,陈大教主在先天宫的布局,可能也需要做一些调整。
  在咸鱼的姬重之外,他需要另外扶植一个代言人。
  但出于天凤眼皮子底下,想要无声无息有所布置,未免太难了。
  硬来又未免坏了先前的铺垫,倒是需要仔细筹谋一番。
  陈洛阳一边思索,一边从“树屋”收回心神。
  就见面前的谢不休同学,注意力还集中在金梧桐树上。
  陈洛阳便收敛心思,目光视线也看向梧桐树。
  他静静揣摩其中道理。
  这是他此次先天冢之行,最大的收获,比其他一切都重要。
  将其中道理参悟到一定程度的话,他接下来一步计划,就有十足底气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小谢同学猛然回过神来,神魂似乎从金梧桐里出来,重返自己躯壳。
  陈洛阳看了他一眼。
  就见谢不休头顶,浮现一个巨大的纯黑先天八卦图,八卦图徐徐转动,演绎万象法理。
  他双目虽然圆睁,但视线却没有焦点。
  直到陈洛阳在他瞳孔内,隐约看到有火光在跳跃闪动。
  其身躯之上,也浮现一层玉光,不停流转,忽隐忽现。
  一旁的苏夜见状,眨巴眨巴眼睛,转头朝陈洛阳问道:“师兄,他是不是也点燃圣火,立地成圣了?”
  陈洛阳微微一笑:“不错。”
  苏夜好奇的绕着谢不休转圈:“我当初突破的时候,也是这般样子吗?”
  谢不休身上玉光,连续闪动八次,熄灭八次。
  等到第九次再亮起,便长明不灭。
  他整个人仿佛变作一尊玉石雕像。
  漆黑的先天八卦图,在眉心处浮现。
  陈洛阳见状,微微点头。
  成了。
  随着漆黑八卦图的消失,谢不休身上玉光,终于徐徐收进自己体内。
  他睁开眼来,双目神光湛然,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。
  谢不休当即向陈洛阳一礼:“属下谢教主隆恩!”
  “起来吧。”陈洛阳言道:“认真办差便是,这一趟回去,你可以担起白虎殿首座的职位了。”
  谢不休深吸一口气:“是,属下定当尽心竭力。”
  突破至武圣境界,便正式有了角逐四殿首座位置的资本。
  谢不休知道,陈洛阳心目中最合适的白虎殿首座,其实还是神州浩土上来的张天恒。
  事实上,他谢某人心目中也这么想。
  不过在张天恒修为境界还没提起来以前,谢不休先暂时把这副担子挑起来。
  至于说,想要登上四殿首座位置,必须教主亲自发话,江教主那一关要怎么过,谢不休就完全不去想了。
  他现在彻底认命了,陈教主怎么说,他就奉命行事便是,江教主如何,全请陈教主去打理。
  陈洛阳言道:“密切关注东周、南楚、蛮荒三地动向。”
  谢不休躬身应诺:“是,谨遵教主谕令。”
  他撤下去之后,陈洛阳看向苏夜说道:“攻我一招。”
  苏夜挠了挠后脑勺,笑道:“是,师兄。”
  话音刚落,一枪已经出手。
  枪锋瞬间就到陈洛阳面前!
  立地成圣之后,他的鬼龙枪已经再次精进。
  原先如果说是一线,那现在便如同一点。
  迅猛至极,仿佛无视空间距离,而又无坚不摧,凌厉恐怖的一点。
  即便在陈洛阳眼中,这一枪的速度,也极为迅猛,让人有防不胜防的感觉。
  如果换了其他第十七境的古神教嫡传高手,甚至有一定可能,来不及撑起神魔不灭身。
  不过,陈洛阳眼下的修为实力,面对苏夜这一枪自然不愁。
  他并没有闪躲避让,也没有直接还击。
  而是轻巧的向前迈了一步。
  这一步迈出,他仿佛化为无形暗影。
  再现身时,人已经在苏夜面前。
  而苏夜枪锋的那一“点”,却到了陈洛阳身后。
  苏夜超凡入圣后本已返璞归真,双目如常人一样。
  但此刻他眼瞳内重新闪动耀眼的黑紫电光。
  武道方面极度敏锐的他,心神隐隐恍惚一下。
  一时间,竟无法判断,是他的枪锋刺空,还是陈洛阳的身形化作虚无,穿过了他的枪锋。
  那一瞬间的奥妙,让他如痴如醉。
  陈洛阳则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错,有进步。”
  连续击杀程烨、薛鸿寻、汪明寿等高手之后,苏夜的枪锋越发锋利,比先前刚刚突破至第十六境时,又有进步。
  “方才教你的,下去仔细揣摩。”陈洛阳吩咐道。
  与苏夜过的这一招,蕴含他所创影月圣典的奥妙。
  这段日子以来,陈洛阳一直有点拨苏夜,对方也能举一反三。
  “是,师兄……”苏夜这次答得不如何干脆,反而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,大半心神都集中在陈洛阳方才那一招里,沉醉不已。
  陈洛阳见状,暂时便不再管他。
  这也算是他让苏夜安静老实的一个办法。
  苏夜忙着参悟武学道理,陈洛阳自己则入了皇天图。
  这一趟进入先天冢,除了金梧桐外,最大的收获,便是皇天图里被镇压的一群人了。
  先天宫现任宫主,第十八境,位列红尘十强武圣的游浩。
  先天宫震雷长老,第十八境的牧超。
  先天宫巽风长老,第十七境的乐正博。
  放在平时,皇天图很难困住他们。
  尤其是游浩,皇天图想将之镇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。
  但眼下三人重伤之下,都奄奄一息,挣扎不得。
  而当陈洛阳出现在皇天图内天地里时,三位先天宫宿老都神色一黯。